服務熱線
樓主 | 收藏 | 舉報 2016-09-30 09:50   瀏覽:27403   回復:0

各地豬場拆遷補償大全 看看哪里最多!

  近日,據媒體報道,廣州清拆豬場再度導致暴力沖突,令人痛心。拆遷,是當今養豬人繞不開的話題。而隨著拆遷矛盾的不斷出現,豬場拆遷也在不斷地變換著方式——補償從多到少再到無,豬場從搬遷到強拆再到不拆。

  南方農村報記者搜集了廣東惠州、東莞、增城,江西南昌、宜春,廣西陸川,海南海口,浙江杭州、紹興、瑞安、麗水等地的豬場拆遷補償標準,也尋得一些規律。

  總結搬遷的一些特點,豬場所在的地方政府要有錢,豬場所在地政府有更好的規劃,地方領導或者一些協會比較開明。比如同樣在浙江的麗水縉云縣補償標準是:按文件規定該批畜禽養殖場(在2014年5月31日前自行拆除清理的)除畜禽處置補助、自行拆除誤工補助外,還可得到自行拆除誤工補助總額15%的獎勵。但一位稱作老田的,其養豬場在麗水縉云新建鎮欽村,生豬存欄七百多頭。報道中他表示,80斤以上的豬補償200元,80斤以下的只補償120元。

  同樣是在浙江的瑞安補償標準也少了許多(如上表)。但值得肯定的是,當地政府還比較好。“未取得設施農用地備案的畜禽養殖場原則上不予補助,考慮到養殖戶生產生活困難,對按期拆除的,給予困難補助。補助金額按照畜禽存欄量計算,豬羊每頭100元、牛每頭300元、兔每只3元,禽類每羽2元。”報道中,瑞安市畜牧獸醫局相關負責人說,申請延期拆除的養殖場,要與所在鎮街簽訂延期拆除協議書,期滿拆除不再予以補償。可見同在浙江,其地區不同、發展不同,差別也是相差甚遠。

   拆遷補償與期限有關

  從各地公布的拆遷補償標準,或者以獎代補等形式,均會提到“在限期內”。比如上述紹興上虞的豬場拆遷報道中就提出:對未按規定期限關停拆除的養殖場,將組織力量進行強制拆除,對強制拆除的養殖場財政不予以補助。

  在東莞,這種現象更明顯。據當年在東莞養豬的陳忠洪介紹,當時其在東莞茶山鎮,從2008年到2010年間,其三個豬場全部完成拆遷。2008年,一個年出欄2萬頭的自繁自養豬場,豬舍每平米補償標準是700元/平米,但是實際簽協議時只有420元/平米,設備補償只補到了成本的3-4成,當時設備補償拿到六七十萬。小豬按照200元/頭,大豬250元/頭,母豬和公豬均為500元/頭。陳忠洪表示當時的拆遷只有虧損的。

  然而到了2010年,同樣是在茶山,補償降到了150元/平米,大小豬只一律按照200元/頭補償。出欄5000-10000頭的豬場設備補償只剩下5-10萬元。陳忠洪介紹,豬由自己賣掉,但是設備基本上都棄掉了,只有虧損。

  同樣在江西南昌的拆遷補償中(如上表),則對這種時間限制明確了補償和獎勵標準不同,南昌青山湖區另外明確規定,2016年之后拆除的,不給予獎勵。

   從強拆到以獎代補到不拆不補

  然而在豬場拆遷過程中,不少養殖戶更是面臨拆遷無商量,更無補償的情形。他們往往是被打上違法的標記。陳忠洪遷往惠州博羅的豬場,就遭遇了此危機,這一次,他什么補償都沒有拿到。“除了幾家由于征地進行了補償,沒有聽說博羅其他豬場有補償。”陳忠洪回憶道。

  當然,除了補償少以及不補償外,更是出現了不少的新花樣。比如不再提補償,開始提“以獎代補”,此概念的提出,以增城市相對較早。據報道,2012年10月18日增城市曾下發《增城市規范整治散小亂養殖場(戶)搬遷能繁母豬(公豬)獎勵》的通知,規定對按期拆遷的養殖戶按照能繁母豬(公豬)的數量,給予1000元/頭的獎勵。

  2015年5月12日海峽導報的一篇報道中也提到,在福建龍巖長汀出臺的生豬養殖專項整治方案中,實行“以獎促治、以獎代補”政策。在浙江蘭溪市的補償政策也是如此(如上表)。

  此外,在江西宜春一些市縣,當地養殖戶與經銷商告訴記者,政府也不強拆豬場,只是不讓養,但是目前也不提補償的事。“樟樹地區已經三個月沒有進豬苗了。”一經銷向記者反映,但是豬場也不怎么拆。

  據報道,2012年6月,增城市荔城街道辦事處一紙豬場拆遷信函發到廖榮森手中,信中指出:由荔城街道辦事處派代表和養殖戶簽訂《協議書》,養殖戶在2012年10月之前將所有生豬清理并自行關閉處理,在限定期限內完成者,給予每頭生豬100元的遷移補助。然而廖榮森曾去增城市信訪局上訪,要求村委會給予遷移補助,信訪局回函稱:并沒有答應可以不拆除豬舍;根據街、村多方征詢意見,明確表示一定要按規定將豬只處理完畢并拆除豬舍后,才能兌現補助。

  如果說增城廖榮森是特例,那么宜春的做法,似乎是將這種做法變成了普遍——那就是不拆就不存在補償。當然,后續宜春地區會不會有補償還說不準。

  如今,隨著環保政府的推進,各地豬場也在積極辦理環評,豬場拆遷的補償也與此掛鉤。據報道,在浙江,有豬場做到了環保達標,其豬場就免于被拆,仍然繼續養豬。記者走訪海南養豬協會及部分養殖戶時,他們有一個共識,那就是面臨拆遷時,如果豬場環評等手續過關,那會獲得較高的補償;如果不過關,則可能分文沒有。

  “應該說是‘搬遷’吧。”當記者問及浙江杭州豬場拆遷事宜時,當地一名業務人員如此糾正。拆遷與搬遷的區別,前者總伴隨著沖突,而后者則沒有。一般來說,拆遷總是因為補償沒有給到位,而搬遷則是給出了合理的補償,可使這些養殖戶另尋他路東山再起。

  稱得上搬遷的地區,據不完全了解,東莞松山湖工業區、浙江杭州蕭山、浙江紹興上虞等地算得上。在這些地方的豬場拆遷,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沒有或者聽不到養殖戶的不滿,因為拆遷補償都還是不錯的(如表)。

 
火山岛注册